主页 > 跆拳道

三圈财经|数字经济学家刘志毅:区块链正在改变商业世界的认知

时间:2019-05-23 来源:度看湖北



刘志毅


数字经济学家,数字经济学理论奠基人,主要研究领域包括数字经济学,信息技术哲学以及人工智能等。代表作包括《起源:从图灵测试到区块链共识》和《数字经济学原理》。

同济大学人工智能与区块链智能实验室(AIBI)研究员,工信部信息化与信息安全研究所特邀研究员与学术委员。中国区块链技术改革联盟首席数字经济学家, 国际数字经济研究中心(IDERC)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



美国作家尼古拉斯·卡尔在其著作《浅薄》中提到:互联网让人变得“浅薄”。


浅薄?


“人们活在自己所认为的世界里,只选择自己想看到的信息。”这是刘志毅的回答。


他用一句话解释了问题的核心,“个体的认知水平不会因为获取信息的增大而线性提升,而是由于逐渐形成了对世界的复杂系统思考的能力而提升其认知格局。”


互联网世界,信息铺天盖地,我们能通过互联网扩张我们对世界的认知么?


还是,被淹没在泛滥的无用的信息中?


而区块链的出现,又能改变什么?


火鸟财经专访数字经济学理论奠基人刘志毅,带你从技术思想和数字经济学的角度,理解区块链世界。


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是信息技术

演变的结果,而不是起源


火鸟财经:你是如何理解区块链的?


我从2017年下半年对区块链技术做系统研究的,在那之前我主要做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尤其是技术思想和技术哲学方向的探索,所以我更多的是从技术本质角度来探索区块链的技术思想及其基本逻辑。


区块链技术和以往的技术不同,它拉了一个新的序幕。以往,我们研究数字经济的角度是“数字化的经济”,也就是从数字技术如何推动经济发展角度研究,很少从经济学角度思考整个数字技术带来的影响,尤其是信息技术以及互联网带来的影响;直到进入区块链时代,我们对互联网、数字经济的研究才真正涉及到两个重要领域:一是技术对实体经济在基本生产关系上的改变;二是技术对虚拟经济从金融结构上的改变。


区块链的出现,真正开启了我在经济学角度对数字经济这个领域的研究。我们会看到,数字经济能独立产生不同于原有经济范畴的效益,它深刻改变未来的发展趋势:数字技术、数字金融真正可能改变经济格局和结构。



▲ 刘志毅代表作《数字经济学原理》


火鸟财经:有人说区块链具有“颠覆性”,请谈谈你的看法。


我不喜欢“颠覆”、“革命”这样的说法。区块链技术其实很早就存在,智能合约的概念在二十多年前就出现过,只是这些概念,需要在某个合适的场景下发挥它的能力,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所以,我们可以把区块链技术的形成和发展当作信息技术发展到一个阶段的结果,而不是起源。


区块链,我们感觉好像就是这两年的事情,但是从中本聪发明比特币至今,已经有十年了。不可否认的是,它对未来经济趋势结构的发展的改变是不可逆的。


区块链技术本质,是用技术契约

代替人与人之间的制度契约


火鸟财经:区块链本质解决的是什么信任问题?


朋友之间的信任很容易,但是当网络扩大,彼此都是陌生人的时候,要产生信任实际上是相当困难的。


区块链技术解决的问题是:我或许不信任你,但是通过建立的技术契约,让你无法违背共识机制,一旦违背会受到惩罚,它让每个人相对透明。


所以区块链技术本质上,就是用技术契约代替人与人之间的制度契约。


火鸟财经:现阶段人们对区块链的信任相对较低,你怎么看?


其实大部分人应该是感知不到区块链技术的,而且区块链技术本该感知不到。


它的本质是在互联网底层协议中加上了非对称加密算法和分布式数据库;目前看来很多的应用场景并不是非用区块链不可,这是为什么还没有杀手级应用出现的原因,创业者们对区块链的认知程度还基于互联网的思维。


首先,区块链技术是有局限性的。分布式节点的效率是远不如集中式节点的。


其次,互联网能解决的问题,不需要区块链来解决。区块链应该用在产业互联网,什么要上链,什么不用上链;上链的是所有人要确认的关键信息,但是大部分信息其实是不用上链的。




没有泡沫

就不会有新的经济现象


火鸟财经:互联网和区块链有什么区别?


互联网的本质是“上瘾”,让你无法不依赖某种应用。互联网靠的不是专利,而是如何成为一个流行。所以有人习惯性地讲故事、习惯性去说商业模式、习惯性不做任何技术基础的创新。


这些现象不是现在才发生的,因为互联网生长的土壤就是如此。


但区块链不一样,区块链的出现,实际上是一个“再部落化”的过程。如何理解?在互联网上,我们通过各种交流软件,形成一个个“部落”,但是,这些“部落”是被大公司控制的。

我们将自己的数据贡献给他们,但他们却无法为我们的数据做好安全保障,只是被动负责;他们只为我们提供服务,不会将因我们的数据等信息得到的收益分给我们。


区块链从思想上的“再部落化”,是把集权式的信息世界再度分权。


火鸟财经:区块链经历过高潮,也经历过低谷。如今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大,是否意味着“泡沫”开始逐渐消退?


从经济学研究角度来看,任何一个经济现象的发现一定会伴随着泡沫产生,没有泡沫就不会有新的经济现象。只是每个泡沫背后的故事不一样,所留下的价值不一样,我们需要在留下的价值中找到适用的方向。


国家更多的是将区块链应用定义为产业,而非金融。因为区块链技术本身并不成熟,还需要时间。它肯定也会用于金融领域,但要在封闭的环境中。区块链包装出来的数字货币,本质上就是数字化的金融衍生品,既没有信用评级,也没有产品对应,可能只有个白皮书。


如果金融体系未成熟就放开,可能会任由这些机构掠夺。所以泡沫产生是必然,但是对于技术本身我是相当看好的,未来5-10年内,一定会有大规模的商业应用。




认知格局的提升,源于对世界

复杂系统思考能力的提升


火鸟财经:您提到过区块链思想的一个核心问题是“信息技术带来的遮蔽性”,这句话如何理解?


互联网让人们变得“浅薄”。你以为网络让你扩大了,实际上你还活在自己认为的世界里。因为你会选择自己要筛选的信息,这就是“遮蔽性”。个体的认知水平不会因为获取信息的增大而线性提升,而是由于逐渐形成了对世界的复杂系统思考的能力而提升其认知格局。


与之相对的就是“解蔽性”。“解蔽”是指,我能否通过某种方式被动或主动扩张我认知世界的范畴。区块链的出现,将可能改变人的认知格局。


火鸟财经:你认为能区块链能解决什么问题,又看好它在哪些方向的应用?


互联网解决了信息不对称,但是区块链可以解决信用不对称。


我认为区块链适用的领域,一是类似于旅游、餐饮等行业。了解这些行业的信用评级和服务生态是如何建立起来的,是很重要的。


第二是门槛很高的行业。涉及到数字安全、国家安全,以及高端服务如私人银行等。我此前提出过一个概念,叫“小众经济体”。在特定场景里,需要将服务做到极致、将信用成本降到极低。


第三是应用于小规模社群。针对特定的社群提供信用服务,换言之就是建立DAO(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组织)。


只会讲故事的创业者

将会变得尤为困难


火鸟财经:很多人现在对区块链还有误解,认为它是炒币,这是什么原因?


这种现象是因为,大家还过于在乎概念本身。坦率来说,现在真正懂区块链技术的人还非常少。第三波人工智能技术从深度学习开始到其在2006年的真正爆发,已经过去30年了,但在中国,拥有全球影响力的人工智能专家还不到五十人。


现在的问题是:第一,大家习惯性去说概念;第二,区块链是一组技术的集合,不是某一个单项技术;第三,任何一个技术一定和一个应用场景结合,只是它应用的第一个场景很幸运又很不幸地应用到了金融场景——数字货币。




火鸟财经:你如何看待数字货币市场现状?


其实数字货币在区块链出现之前就有,我们称之为虚拟货币。你甚至可以把Q币当成电子虚拟货币。


很多人认为它们似乎没什么区别。


从数字货币的概念而言,只是其载体在变化;从现象上来看,货币从最早的贵金属变成纸币最后变成电子货币;从本质上来看,货币背后有信用,信用有两种信用,区块链提供了其中的一种,叫算法信用;但它没有另一种信用,商业信用没有商业信用的货币是没有价值的。


人往往容易高估某项技术作用,但技术是生长在社会和经济环境中的,它是中性的,取决于用它的人。人们也容易高估整个生态产业变革的速度,但是任何一个东西刚出来,是不可能立刻改变世界。


这个世界走到这个阶段,产生的很多问题是需要结构性的变化


现在人们面临的问题是,是否能够通过技术创新解决内部的问题,数字经济即面临外部环境的压力,也有自身责任,所以这段时间,对那些“讲故事”的人来说,会尤为困难。


我认为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大家都要做好困难的准备。前段时间我看到一句话:今年可能是这五年来最差的一年,但可能是未来五年中最好的一年。


虽然这样的说法可以说比较悲观,但是对大多数企业家和创业者来说是一种提醒,单纯依赖概念去讲故事的创业时代结束了。


火鸟财经:对于区块链创业者而言,他们需要注意什么?

 

国家对创新是包容的态度。但我们不能太理想主义,在真正的创新面前,需要做好一个思想准备:世界上没有那么好赚的钱,某个技术从概念到大规模应用需要真正的创新和不断地探索实践。


此外还要明白,你到底能创造什么价值。真正的创业者,他创造的一定是远大于他拿到的。

我们需要放大自己的格局:我们肩负的使命是什么?我们所创造的,能为国家带来什么价值?


这个时代,需要有人去做这样的事,去有人承担这样的责任。


我是一个“进步主义论”者,我相信,一个好的、有价值的技术,长周期内一定会产生价值。就如区块链产生新的记账方式,才有新金融出现,才有可能改变未来数字金融格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