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元素

公益18年,韩红倾家荡产……

时间:2019-06-11 来源:度看湖北

● 来源:最人物(ID:iiirenwu)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所推送文章及图片,我们都会注明来源。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与您共同协商解决,谢谢!

(这里放30明天去“山里人家学农喽”。我们是开笼的鸡,入池的鱼,开心快活。似乎每根神经里都藏着子,好日子……”伴随这首快乐的歌,我们已不知不觉到达了目的地。那儿可美了!曲折的小桥下是一只只活泼可爱的小鸭子,有的明天去“山里人家学农喽”。我们是开笼的鸡,入池的鱼,开心快活。似乎每子……”伴随这首快乐的歌,我们已不知不觉到达了目的地。那儿可美了!曲折的小桥下是一只只活泼可爱的小鸭子,有的在戏水,有的在理羽毛,好不快活!远处是苍青色的起伏群山,一座叠一座,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的尽头,消失在那云雾迷漫的深处。几只美丽的白鸽陆陆续续的从山间飞过,停下来,好似是山间的小白花。望着这些景色,我醉了。可就在这时,一条条规矩正从林老师嘴里蹦了出来,这些可把我们听蒙了,实在不好受。记得那天晚饭后,樊烨坪和我一起到宿舍后的那条过道草坪里捉蚱蜢。“小蚱蜢啊!小蚱蜢!今天可是你的末日。”我说。樊烨坪的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突然,她弯下腰,迅速双手一扑,“逮着了!逮着了!”她高兴得眉飞色舞。我鼻子一哼,决定捉只更大的。但她好似也不愿退步,马上又左瞧右望,上寻下找起来,那神情好似正在恨他父母少给了她两只眼睛,看着她我不禁乐得咧开了嘴。就在这时,她仿佛看见了一只大蚱蜢,脚步轻轻,动作缓慢,从后背靠近,靠近,再靠近,猛地双手一合,“哇!又逮着了!”我不禁脱口而出。大蚱蜢就是大蚱蜢,它双足猛蹬,头上触须抖动,似乎在磕头:“好汉,饶命啊”在戏水,有的在理羽毛,好不快活!远处是苍青色的起伏群山,一座叠一座,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的尽头,消失在那云雾迷漫的深处。几只美丽的白鸽陆陆续续的从山间飞过,停下来,好似是山间的小白花。望着这些景色,我醉了。可就在这时,一条条规矩正从林老师嘴里蹦了出来,这些可把我们听蒙了,实在不好受。记得那天晚饭后,樊烨坪和我一起到宿舍后的那条过道草坪里捉蚱蜢。“小到达了目的地。那儿可美了!曲折的小桥下是一只只活泼可爱的小鸭子,有的在戏水,有的在理羽毛,好不快活!远处是苍青色的起伏群山,一座叠一座,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的尽头,消失在那云雾迷漫的深处。几只美丽的白鸽陆陆续续的从山间飞过,停下来,好似是山间的小白花。望着这些景色,我醉了。可就在这时,一条条规矩正从林老师嘴里蹦了出来,这些可把我们听蒙了,实在不好受。记得那天晚饭后,樊烨坪和我一起到宿舍后的那条过道草坪里捉蚱蜢。“小蚱蜢啊!小蚱蜢!今天可是你的末日。”我说。樊烨坪的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突然,她弯下腰,迅速双手一扑,“逮着了!逮着了!”她高兴得眉飞色舞。我鼻子一哼,决定捉只更大的。但她好似也不愿退步,马上又左瞧右望,上寻下找起来,那神情好似正在恨他父母少给了她两只眼睛,看着她我不禁乐得咧开了嘴。就在这时,她仿佛看见了一只大蚱蜢,脚步轻轻,动作缓慢,从后背靠近,靠近,再靠近,猛地双手一合,“哇!又逮着了!”我不禁脱口而出。大蚱蜢就是大蚱蜢,它双足猛蹬,头上触须抖动,似乎在磕头:“好汉,饶命啊”在戏水,有的在理羽毛,好不快活!远处是苍青色的起伏群山,一座叠一座,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蚱蜢啊!小蚱蜢!今天可是你的末日。”我说。樊烨坪的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突然,她弯下腰,迅速双手一扑,“逮着了!逮着了!”她高兴得眉飞色舞。我鼻子一哼,决定捉只更大的。但她好似也不愿退步,马上又左瞧右望,上寻下找起来,那神情好似正在恨他父母少给了她两只眼睛,看着她我不禁乐得咧开了嘴。就在这时,她仿佛看见了一只大蚱蜢,脚步轻轻,动作缓慢,从后背靠近,靠近,再靠近,猛地双手一合,“哇!又逮着了!”我不禁脱口而出。大蚱蜢就是大蚱蜢,它双足猛蹬,头上触须抖动,似乎在磕头:“好汉,饶命啊”0个字)

(这里放30明天去“山里人家学农喽”。我们是开笼的鸡,入池的鱼,开心快活。似乎每根神经里都藏着子,好日子……”伴随这首快乐的歌,我们已不知不觉到达了目的地。那儿可美了!曲折的小桥下是一只只活泼可爱的小鸭子,有的明天去“山里人家学农喽”。我们是开笼的鸡,入池的鱼,开心快活。似乎每子……”伴随这首快乐的歌,我们已不知不觉到达了目的地。那儿可美了!曲折的小桥下是一只只活泼可爱的小鸭子,有的在戏水,有的在理羽毛,好不快活!远处是苍青色的起伏群山,一座叠一座,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的尽头,消失在那云雾迷漫的深处。几只美丽的白鸽陆陆续续的从山间飞过,停下来,好似是山间的小白花。望着这些景色,我醉了。可就在这时,一条条规矩正从林老师嘴里蹦了出来,这些可把我们听蒙了,实在不好受。记得那天晚饭后,樊烨坪和我一起到宿舍后的那条过道草坪里捉蚱蜢。“小蚱蜢啊!小蚱蜢!今天可是你的末日。”我说。樊烨坪的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突然,她弯下腰,迅速双手一扑,“逮着了!逮着了!”她高兴得眉飞色舞。我鼻子一哼,决定捉只更大的。但她好似也不愿退步,马上又左瞧右望,上寻下找起来,那神情好似正在恨他父母少给了她两只眼睛,看着她我不禁乐得咧开了嘴。就在这时,她仿佛看见了一只大蚱蜢,脚步轻轻,动作缓慢,从后背靠近,靠近,再靠近,猛地双手一合,“哇!又逮着了!”我不禁脱口而出。大蚱蜢就是大蚱蜢,它双足猛蹬,头上触须抖动,似乎在磕头:“好汉,饶命啊”在戏水,有的在理羽毛,好不快活!远处是苍青色的起伏群山,一座叠一座,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的尽头,消失在那云雾迷漫的深处。几只美丽的白鸽陆陆续续的从山间飞过,停下来,好似是山间的小白花。望着这些景色,我醉了。可就在这时,一条条规矩正从林老师嘴里蹦了出来,这些可把我们听蒙了,实在不好受。记得那天晚饭后,樊烨坪和我一起到宿舍后的那条过道草坪里捉蚱蜢。“小到达了目的地。那儿可美了!曲折的小桥下是一只只活泼可爱的小鸭子,有的在戏水,有的在理羽毛,好不快活!远处是苍青色的起伏群山,一座叠一座,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的尽头,消失在那云雾迷漫的深处。几只美丽的白鸽陆陆续续的从山间飞过,停下来,好似是山间的小白花。望着这些景色,我醉了。可就在这时,一条条规矩正从林老师嘴里蹦了出来,这些可把我们听蒙了,实在不好受。记得那天晚饭后,樊烨坪和我一起到宿舍后的那条过道草坪里捉蚱蜢。“小蚱蜢啊!小蚱蜢!今天可是你的末日。”我说。樊烨坪的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突然,她弯下腰,迅速双手一扑,“逮着了!逮着了!”她高兴得眉飞色舞。我鼻子一哼,决定捉只更大的。但她好似也不愿退步,马上又左瞧右望,上寻下找起来,那神情好似正在恨他父母少给了她两只眼睛,看着她我不禁乐得咧开了嘴。就在这时,她仿佛看见了一只大蚱蜢,脚步轻轻,动作缓慢,从后背靠近,靠近,再靠近,猛地双手一合,“哇!又逮着了!”我不禁脱口而出。大蚱蜢就是大蚱蜢,它双足猛蹬,头上触须抖动,似乎在磕头:“好汉,饶命啊”在戏水,有的在理羽毛,好不快活!远处是苍青色的起伏群山,一座叠一座,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蚱蜢啊!小蚱蜢!今天可是你的末日。”我说。樊烨坪的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突然,她弯下腰,迅速双手一扑,“逮着了!逮着了!”她高兴得眉飞色舞。我鼻子一哼,决定捉只更大的。但她好似也不愿退步,马上又左瞧右望,上寻下找起来,那神情好似正在恨他父母少给了她两只眼睛,看着她我不禁乐得咧开了嘴。就在这时,她仿佛看见了一只大蚱蜢,脚步轻轻,动作缓慢,从后背靠近,靠近,再靠近,猛地双手一合,“哇!又逮着了!”我不禁脱口而出。大蚱蜢就是大蚱蜢,它双足猛蹬,头上触须抖动,似乎在磕头:“好汉,饶命啊”0个字)

自2013年起,《中国慈善家》杂志对包括各类文体明星在内的公众人物在慈善、公益领域的表现进行年度评价。

这份年度“中国慈善名人榜”截至目前已连续发布5年,在这5年里最多次进入前五名是崔永元的至亲好友——韩红。

榜单记录了近5年韩红的慈善功绩,但追溯她的漫漫慈善路才知,这条路她已经走了18年,并且从最初韩红一个人的慈善已经慢慢发展成一群人的慈善。好友崔永元也多次为韩红慈善基金会的善举奔走于台前幕后。

一个歌手,正在竭尽全力改变中国的慈善生态。

“我做的慈善群体始终都围绕着两个人群,老人和孩子。孩子是我,老人是奶奶。”

孩子是韩红,老人是韩红的奶奶,这是韩红善举的初衷,是长大以后的韩红对儿时自己的宽慰。

幼年韩红(左)

1971年9月26日,苍茫的青藏高原又迎来一个新的生命,一个小女孩,哭声嘹亮,取名央金卓玛,汉名韩红。那是一个艺术之家,父亲是文工团的相声演员,母亲雍西则唱红了那首《北京的金山上》。

人美歌甜的小央金在草原苍穹之下同阿爸欢笑共舞,在格桑花旁与阿妈共谱藏歌。悲剧的发生总是令人措手不及,央金六岁那年父亲在一次慰问演出时不幸因公殉职。年轻的阿爸往生了,留下了年幼的央金和脆弱的阿佳(妻子)

三年后,为了逃离丧夫的阴霾,央金的母亲决定改嫁,九岁的小央金被阿妈抛在了开往北京的火车上,投奔奶奶和叔叔。

多年以后韩红与母亲冰释前嫌

从那一天起,偌大的青藏高原再也没有一杯属于央金的酥油茶,韩红再也没有阿爸阿妈了。

从成都到北京的路很长,要三天三夜。路上有借她床睡的列车员阿姨、有送她盒饭吃的乘客阿姨,唯独,没有她的阿妈。

路上全是山洞。直到今天,韩红坐火车时依然会蒙住双眼,“我害怕山洞里有鬼。”孤身一人的韩红再也没人保护,她只能用火车上的蓝布帘遮住眼睛,那层破布被当作是她最后的铠甲。

抵京下车,奶奶看到韩红就抱着她哭了。

小孙女儿已经不够长的蓝裤子下面接了一截儿旧布。

从此,有奶奶的地方才是家。

小韩红与奶奶

在北京的小院里,韩红又唱起了藏歌,奶奶和院子里的老树是她的听众。

16岁的时候,韩红唱进了解放军艺术学院,从此开始了三十年的军旅生涯。对于自己的身材,韩红总是不以为意,“因为胖穿军装不好看”是她唯一的遗憾。从军三十年,当初萌芽般的英雄情结如今已长成了参天大树。

少年从军的韩红

后来,看着小孙女已经出落成大姑娘,奶奶说:“你唱的那么好听,都比电视上的有些人唱得好,你为什么不去参加比赛呢?”

就这样,韩红从高原唱到小院,又从小院唱到了中央电视台,唱进了几代中国人的心里。

“我看到爸爸妈妈就这么走远,留下我在这陌生的人世间,不知道未来还会有什么风险。”

2000年,央视《3.15晚会》,韩红的一曲《天亮了》是唱给在意外事故中痛失双亲的孤儿潘子灏的,也是唱给二十年前的小央金的。

韩红了解到,在1999年贵州麻岭风景区的缆车事故中,潘子灏的父母双双坠亡,而他被父亲高高托起的。一个幼童的幸存成为了那起事故的奇迹。自小父母缺位的韩红想起了自己,她还有奶奶,而3岁的潘子灏却什么都没了。

一场晚会,一首《天亮了》,曲终人散,曲中的孩子却成了韩红的儿子。韩红收养了她生命里第一个孤儿,取名韩厚厚。

在粉丝强烈要求下,韩红第一次晒出韩厚厚正面照

为了这个孩子,从收养他的那天起,韩红就决定“以后不会要孩子”。

一个女人,为了别人的孩子,放弃了自己做母亲的机会。她要把自己的缺失母爱都给他。

18年过去,韩红已经陆续收养230多个孤儿,资助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更是不计其数。

“如果国家给予保护意识,那么孩子就有着落了。”

“孩子”,是韩红时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充满了疼惜。

自2008年起,韩红开始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与其他艺人关注本行业不同,韩红的提案全部集中于儿童的各项权益。为了让提案更专业,她团队中的律师增加到了26位。

十年任期,关于“留守女童遭受性侵”的提案,韩红提了整整九年。

“这个问题迫在眉睫!即使我的任期结束,我的政协委员同事还会提下去!”

政协委员韩红

韩红不是儿童问题专家,但她却是中国最早一批开始关注“遭受性侵的留守女童”这个群体的人。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这个群体也有壮大的趋势,韩红一刻不停地为这群孩子奔走。

她要让这个趋势慢一点,再慢一点;

让这个群体,小一点,再小一点。

2005年,韩红的奶奶病逝。

十年后,在《我是歌手第三季》节目中韩红再次演唱了那首《天亮了》。

她说:“春节是我最难过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别人都在家过年,我的家在哪儿啊?”

奶奶走了,韩红就没有家了。

奶奶走后,韩红抑郁了三年,那时的韩红觉得自己像一块飘在海上的海绵,很轻,就那么漫无目的地飘着,小院里再也没人听她唱歌了。

三年过去,韩红慢慢开始思考:从前的她是为了奶奶活,那么以后呢?

从那以后韩红的歌声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社区、敬老院和留守老人的家里。

“已经没有人爱我了,那我就去爱别人好了。”

2011年,韩红发起“百人援助”系列公益活动,带领百人队伍为贫困偏远地区送去医疗服务足迹遍布西藏、内蒙古、新疆、青海、宁夏、贵州、陕西等多个边远省市,至今七年。

平均一次救助5000人,每次需要资金2000万以上,这些钱就靠她挨个敲门拉赞助。

在“百人援助”系列公益活动中最艰难的一次是去青海。

15天,两千余公里,五、六十辆吉普车组成的车队行驶在青藏高原的盘山公路上。

高原地势险峻,天气复杂,医生、司机、志愿者,两百多号人的性命压在韩红身上。为了防止疲劳驾驶带来的危险,韩红拿着车载电台经常几小时不停地说笑逗闹,有时甚至会唱几首高亢的藏族歌曲。

这样的活动量,在海拔5000米左右的高原上,对人的心脏是极大的考验。

多虑、少眠,那一次留下的照片里韩红都带着氧气罐,归来之后也多次因为心脏问题入院治疗。

韩红在高原上吸氧

在青海义诊那一年,歌手李代沫、编剧宁财神、演员张默、柯震东等8名吸毒明星接连被抓,各个版面关于他们的新闻铺天盖地。

韩红不解。

她说,“以前做公益,不敢邀请媒体,怕人家说  是做秀,忽然有天她想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头条都让吸毒嫖娼的人占着,为什么做好事反倒要偷偷摸摸?”  

从那天起,她做公益会邀请多家媒体全程跟访。

这场能够拯救无数家庭的慈善秀,她愿意做。

韩红跪谢志愿者

不出韩红所料,当她公开自己的善举,争议声纷至沓来。

有人认为她的直言不讳是莽撞无理;

有人认为她呼吁明星捐款是道德绑架;

有人认为她的慈善行动是沽名钓誉。

不仅仅是慈善,层出不穷的恶意甚至波及到了她的音乐事业、个人感情甚至是军人身份。

在《我是歌手》中的“跑堂”串场被认为是自我膨胀,在节目中对音乐理念的坚持被说成“输不起”。

出道多年不结婚、零绯闻的韩红在性取向方面长期遭受各种无端的揣测。

三年前,韩红结束30年军旅生涯被好事之辈说成是“为牟取更多金钱恢复自由身。”

面对争议与谩骂韩红说:“当年正是因为我实实在在的为人,说真话、说人话、敢说话,而得到了公众的认可。但现在又说我鲁莽了,怎么着才行啊?!”

不是韩红变了,是这个时代被少数者搅和得不纯粹了,是这个时代需要变革!

关于音乐,二十年前的韩红说,她一定要成为中国最伟大的女歌手,就算爬也要爬到格莱美的舞台上。二十年后,韩红说她是个失败者,“格莱美的舞台”成了一句妄语。出道二十三年,有十八年她都在做慈善。为了孩子,为了老人,她只能放缓音乐的脚步。

可是,就算韩红没有登上世界音乐最高领奖台,又有哪一个中国人敢否认她的音乐价值?

关于爱情,非亲非故,不曾了解韩红内心柔软的人凭什么对她的性取向妄加揣测?这种人,是何等狭隘。?

关于军人,韩红从军三十年,为了军人形象,她几乎没接过广告代言,她不愿意让自己的军装染上一点点污迹。为了部队活动,韩红推掉的商演更是不计其数。三十年来一个为了部队源源不断地付出精力、财力和社会资源的人,有谁有资格怀疑她对军旗的忠诚?

之所以退伍转业,韩红坦言,“快捐空了,我得攒点钱了。”

当韩红把大把的积蓄拿出去做慈善的时候,有人劝她给自己留点,但她说,当天灾人祸到来的时候,她没办法袖手旁观。

多年以来包括“郭美美”事件在内的多起官方慈善机构丑闻,让公众失去了对慈善的信任。在慈善事业如此受人怀疑的时候,韩红和她的追随者要给中国人民一个交待,“慈善”这块领地不能成为社会发展的牺牲品!

如今韩红的公益行动一呼百应,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志愿者、文体明星加入到韩红的“百人援助”慈善活动中,陈坤、蒋欣、董洁、谭维维、叶祖新、刘涛、黄绮珊、王源等艺人都是队伍里的常驻人员。

韩红给车队志愿者开会

至于转业之后的打算,韩红想要出国留学,学习专业的音乐教育,学成归来组织一个儿童合唱团,以“梦想”为名,将善良的歌声传唱到中国的每一个贫困家庭、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她要用心爱的音乐拯救这个道德滑坡、心性渐失、舍本逐末的末法时代!

2013年12月31日的上海演唱会上,韩红说:

我在这个圈子里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我一路很憨很傻,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我不减肥,不做假,不说谎,不虚伪,不去效仿这个圈子里不干净的东西,我用我的良心一点一点摸爬滚打着走到今天。有人说,我很笨,我很傻,很多人都能赚到我的便宜。我告诉他们,我笨就有我笨的作为,不知索取;我做公益,没有结果,没有答案。所以这个答案才更接近天意。是天让我这么做的。

人这一辈子究竟能够得到多少,能活得有多好,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天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可以摸着我的良心问:韩红,在你的有生之年你曾经帮助过多少人,你又曾温暖过多少人?阿甘的妈妈告诉他,生活就像巧克力,你不去尝,永远不知道下一颗的味道,我想告诉所有人,希望你们跟我一样,傻傻地活着。你喜欢做,就认真去做,不要想结果。

始于小爱,终于大爱;

始于小我,终于大我。

韩红的慈善就是如此纯粹,如此动人。

韩红是藏民,信佛祖,如果真有世代轮回,希望下一世能入她所愿:

有一个父母健康的快乐童年,奶奶还是那个奶奶;

在青年时期读更多的书,去偏远山区做一个了不起的医生。

如果佛祖爱惜韩红,下一世,请还让她做个歌手,全了她此生难了的“格莱美”之梦。

这一世,我们欠她太多了。

现如今的社会,有“裸捐”56亿的周润发、有捐105所希望小学的古天乐、还有像韩红一样低调行善十八年的崔永元,但也不乏像“冯一分”等一毛不拔之流。

曾经的范冰冰也做慈善,“爱里的心”项目帮助过很多先心病儿童。但如果是用偷税漏税的赃款,请不要侮辱“慈善”这个美丽的词。

作为中国的高收入人群,演艺界年入千万的人数不胜数。在此不做道德绑架,只是希望每一人在回首人生的时候都能做到无愧于心。

得,要得得干净;

舍,要舍得明白。

图源:《易时间》

转发,正义永远不会缺席 !

多一个人关注我们,我们就多一份呐喊的力量!

阅读原文崔永元大胆发声!抓紧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