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为宝

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大比拼!

时间:2019-11-30 来源:喜和香港

原创声明丨本文作者金融监管研究院院长 孙海波;刘绍芳对本文亦有贡献。欢迎个人转发,谢绝媒体、公众号或网站未经授权转载。

以下为法询债券线下公开课

↓点击图片即可查看详情↓

具体课程咨询可以添加课程助理微信 15216809845


本文纲要

一、资本的基本概念

二、永续债的来龙去脉及特征

三、二级资本债的前世今生

四、银行优先股的前世今生


一、资本的基本概念


(一)资本监管框架

当前,资本充足率是银行各类监管指标的重中之重,也成为众多银行中最短板。根据巴塞尔协议,银行资本划分为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以及二级资本三个部分。

根据以上三种资本类型,又可将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划分为以下三类:

需要注意,在国内,缓冲资本要求(2.5%)是需要用核心一级资本来满足,而且系统重要性银行额外还有1%资本充足率要求,实际意味着资本充足率矩阵如下:

在国内,此前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主要途径就是优先股,最近才开始启动永续债;二级资本补充渠道主要是银行间的二级资本债。

关于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的补充工具和各自的特点,我们结合国内资本市场特点和《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总结如下:

也许有人会有疑问,我国目前既然已经有了二级资本债和优先股来补充资本,为何近期央行和银保监会还要大力支持永续债的发行?

笔者认为,这主要与TLAC监管要求和优先股的投资渠道狭窄有关。


(二)三类资本的数据对比

当然,各类资本工具发行也不是越多越好,根据全行业和各家银行各类资本数据,我们大致得出下列结论:

1、根据全行业目前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数据、二级资本债或二级资本的数据,我们根据各自配比来计算未来相应的发行空间,银行目前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资本净额数据如下所示:

注:数据来源银行2018年三季报和银监会季报。因为二级资本不足情况下,可以用一级资本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不足可以用核心一级资本补充,所以上表用其他一级资本包含核心一级,二级资本包含其他一级资本。

从银行业整体的资本充足率水平看,2018年三季度末,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达到13.81%、11.33%、10.8%,其他一级资本厚度不足;按照巴塞尔协议III和银监会的设想,其他一级资本可以达到1个百分点的水平,而2018年3季度末实际仅有0.53%,银行还可以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工具,空间大约是6500亿左右。

但是考虑到4大行需要满足TLAC的要求,未来3年有近2万亿资本补充或TLAC债务工具的补充需求需求。

2、对于单家银行而言,目前资本仍然严重缺乏,其中最缺乏的是核心一级资本。

3、银行表内资金投资限制:银行表内资金投资永续债+优先股+二级资本债额度不能超过被投资机构实收资本的10%,具体如下表所示:

对永续债投资而言,只要控制在小额少数投资,不超过投资银行净资本的10%,那么在权重法下,放在银行账户信用风险权重为250%,因为国内银行永续债信用评级都很高,如果是放在交易账户风险权重大约7.6%到13%左右市场风险资本(包括一般和特定),如果翻译为信用风险权重大约是95%到170%,总体非常低的资本占用。


(三)针对四大行TLAC的最新要求

2015年11月,二十国集团在土耳其安塔利亚领导人峰会上就TLAC的具体标准达成一致,并出台了“TLAC规则”。

TLAC监管方案仅针对全球30家系统重要性银行,包括我国4家银行,分别是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和农业银行。

TLAC的监管标准包含了最低总损失吸收能力和最低杠杆率两项,并分国际通行的第一支柱和各国自主的第二支柱两层次要求,第一支柱又分两个阶段达标。TLAC监管框架最新要求如下所示:

我国作为新兴市场经济体,同时未清偿债务占GDP比例在2019年会超过55%门槛,从而我们推断,工农中建四大行面临的达标期限为2022年11月前(16%资本充足率/6%杠杆率)和2025年11月前(18%资本充足率/6.75%杠杆率)。

另外,从TLAC规则来看,银行面临主要瓶颈也是在16%资本充足率,因此目前只关心在资本充足率的占比即可。

根据巴塞尔委员会“TLAC规则”原文,TLAC工具最低需要补充的量可以按如下公式测算:

  • 2022年前需补充的量=16%-2.5%-(当前资本充足率-储备资本)

  • 2025年前需补充的量=18%-3.5%-(当前资本充足率-储备资本)

其中这里的2.5%和3.5%是指满足TLAC债务工具标准,但是不符合银行监管资本标准,由于我国目前银行所有的TLAC工具均符合银行监管指标的要求,因此我国不存在这一扣除项。如果未来国内不创新引入非资本工具意义上的TLAC债务工具,那么我国四大行需要补充的资本要求公式如下:

  • 2022年前需补充的量=16%-(当前资本充足率-储备资本)

  • 2025年前需补充的量=18%-(当前资本充足率-储备资本)

另外,TLAC指标中的“资本+合格债务工具”即TLAC工具,其中既包括巴塞尔协议Ⅲ中的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又包括其他合格的TLAC债务工具。其中,TLAC合格债务工具的清偿顺序要次于贷款和一般债务工具,但是优于二级资本。

根据当前的4大行的资本充足率现状,预计2022年前普遍需要补充2-3个百分点左右的资本。


(四)优先股、二级资本债、永续债对比


以下为法询债券线下公开课↓

点击图片即可查看详情↓

具体课程咨询可以添加课程助理微信 15216809845



二、永续债的来龙去脉及特征


(一)基本要求和特征

永续债对于一级资本工具,《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附件1的关于一级资本工具的约束性条款:

  • 若该工具被列为负债,必须具有本金吸收损失的能力。也就是偿还顺序非常滞后,再特定条件下可以不支付利息但不触发违约条款。

  • 受偿顺序排在存款人、一般债权人和次级债务之后。

  • 发行银行或其关联机构不得提供抵押或保证,或安排投资人优先受偿权。

  • 没有到期日,并且不得含有利率跳升机制及其他赎回激励。

  • 自发行之日起,至少5年后方可由发行银行赎回,但发行银行不得形成赎回权将被行使的预期,且行使赎回权应得到银监会的事先批准。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2019 年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第一期)发行公告;从中行发行说明书结合一级资本的要求看,大致特点是:

不能有利率调升;不能有明确赎回预期和安排;发行人可以不派发利息且不违约,发行人甚至可以减记债权不违约,前提是监管同意;非累计利息支付,一旦取消利息支付后续不会弥补(实际上大部分条款在减记型二级资本债中已经有,不足为奇)。可以赎回,但是必须用级别更高的资本工具替代,赎回后资本充足率明显高于监管要求。

国内银行永续债,央行为提高流动性发明了CBS。

2019年1月底,央行发布最新公告提高银行永续债(含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流动性,决定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entral Bank Bills Swap,CBS),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可以使用持有的合格银行发行的永续债从中国人民银行换入央行票据。同时,将主体评级不低于AA级的银行永续债纳入中国人民银行中期借贷便利(M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常备借贷便利(SLF)和再贷款的合格担保品范围。

(二)央行CBS如何在不增加基础货币基础上解决流动性?

1、单纯看CBS,从央行资产负债表角度判断是货币政策中性,但结合MLF和TMLF就不是中性

央行创设CBS,一级交易所购买其他行的永续债可以和央行互换,换出永续债,换入央票。

从央行角度资产端新增一笔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从负债端角度新增一笔发行债券。这个基本假设是央行不会真的对永续债入表处理。

上面属于典型的资产负债表扩张,但注意该互换动作并没有新增基础货币,因为从央行负债端看“储备货币”并没有发生变化,但该操作却给商业银行增加了流动性,因为央票流动性比银行永续债要大幅度提升。央行答记者问也给与正面回应。

因为互换期间,永续债利息仍然归换出的一级交易商,所以通过CBS换回的央票应该是无利息(因为任何利息仍然归央行,但央票本身也是央行发行的,任何利息没有实际意义)。该互换纯粹是为了增加投资永续债的一级交易商(银行为主)流动性设计的。

从银行面临的监管指标LCR来看,持有CBS换回的央票可能属于一级优质流动性资产(但是CBS换回的央票不能现券买卖不能回购,具有变现障碍,未必符合优质流动性资产要求,具体需要和银保监会协商确定),如果持有永续债不能计入LCR分子优质流动性资产范畴。

银行持有CBS换回的央票的期间,还可以进一步用CBS向央行申请MLF\SLF\TMLF角度看,实际上进一步可以变现为现金。如果额度允许范围内,实际商业银行可以通过购买其他银行的永续债向通过CBS央行换取央票,再向央行质押进一步央行现金。但经过两次操作,很可能需要占用央行对商业银行两次授信(MLF\CBS\TMLF\再贷款等都需要占用央行对商业银行的授信)。

注意CBS换回的央票可以是央行再贷款,MLF等合格质押品,但不一定是银保监会优质流动性资产。但这并不重要,因为一旦可以是央行合格质押品,就等于CBS可以替代国债用来和央行换取现金,那么也就帮银行节约国债免于质押,从而间接提高银行的LCR水平(国债质押之后也不能作为优质流动性资产)。

2、商业银行进行CBS互换后,对永续债的持有不能出表

需要注意的是,商业银行和央行做互换,从答记者问看,永续债的利息仍然归一级交易商所有,到期换回按照等量原则不是按照市场公允价格,所以作为一级交易商的商业银行持有的其他银行永续债资本不能出表,在互换期间仍然需要按照本文后面提到的规则计提资本。

而且从央行角度判断,如果一级交易商因为和央行做CBS就可以出表,那么央行就需要入表,对于永续债这类信用品种,央行入表绝无可能,因为目前还远未到QE地步,即便是QE也远未到用永续债作为购买资产的地步。所以央行不入表,意味着商业银行一级交易商一定不能出表。


(三)银行表内资金永续债投资的资本计提探讨

银行业开启永续债发行的大幕,那么谁来投资银行永续债,也就是资金怎么来成了疑问,除了一般企业投资外,笔者这里重点分析银行资金投资其他银行永续债的可能性。前面分析过即便有CBS仍然解决不了出表的问题,银行自有资金投资仍然需要消耗较高资本。

首先银行相互投资永续债,肯定不能是协议形式,否则严重违反《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要求,但只要不是协议,事实上的相互投资非标普遍,类似二级资本债。但是不同于二级资本债,对永续债的投资在面临资本计提规则的时候要复杂很多。

  • 首先要区分为表内自营资金投资、理财资金投资;表内投资核心是资本计提的问题,表外投资核心是股债认定的问题。

  • 如果是表内自营投资区分为实施高级发的6大行投资和其他中小银行投资权重法计算资本消耗;

  • 表内投资不论是高级法还是权重法,区分为放在交易账户还是银行账户;

  • 如果是银行账户区分为小额少数投资还是非少数投资;

  • 表外理财投资核心是区分权益性投资还是债权投资。

1、银行表内资金投资:权重法下银行账户持有永续债的资本计提

首先永续债仍然是一个债务融资工具,尽管从发行人角度已经纳入一级资本,但是一级资本工具不全部是权益性工具。而且即便是股权投资,如果是金融机构股权符合特定条件,资本占用也不高。

银行永续债作为一级资本工具,其他银行自营投资主要判断大额少数投资和小额少数投资的标准。

所谓小额是指各级资本投资额不超过被投资金融机构实收资本10%,大额是指超过10%。

原文法规如下:

第三十四条 商业银行对未并表金融机构的小额少数资本投资,合计超出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净额10%的部分,应从各级监管资本中对应扣除。

第三十五条 商业银行对未并表金融机构的大额少数资本投资中,核心一级资本投资合计超出本行核心一级资本净额10%的部分应从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中扣除;其它一级资本投资和二级资本投资应从相应层级资本中全额扣除。

但是,对于中行而言,其他机构投资中行的二级资本债+永续债不可能超过中行实收资本10%(中行体量太大),所以基本是小额少数投资。所以需要注意对所有金融机构的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的投资加总不能超过本行核心一级净资本10%,对于股份制银行如果核心一级净资本普遍在2000-7000亿之间,也就是投资所有金融机构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不能超过200-700亿,总体额度还是比较充足。

只要额度以内,那么在计算RWA时候,投资永续债风险权重也就是250%,一旦因为投永续债超过额度就需要从本行一级资本扣除,如果一级资本不够扣除,那么就扣核心一级资本。也就是投资于永续债的资本耗用相当于是信用债风险占用的2.5倍。

从本次中行无固定期限债券发行成本在4.5%区间,考虑利差和资本耗用因素,除非银行的资本足够充足,否则其RAROC可能是负值。但是从银行额度以内互持的角度仍然可以大幅度提高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

2、银行自营资金投资,权重法或内评法下交易账户

首先如果按照上图,凡是加总投资超过本行核心一级净资本,或者大额少数投资一级资本(比如永续债或优先股)即便不超过本行核心一级净资本10%,不论是在什么账户,也不论是用内评法或权重法都是从相应资本依次扣除。

只有额度以内的投资才有必要讨论银行账户还是交易账户,内评法还是权重法的区别。

如果在交易账户,需要计提市场风险资本,包括一般市场风险资本和特定市场风险资本。以中行永续债为例:

上面是放在银行账户下计提信用风险。如果放在交易账户下,中行无固定期限债券评级是AAA,超过BB+,需要计提特定市场风险资本,由于是无固定期限,只能按照剩余期限24个月以上1.60%的比率计提资本。1.6%这个是恒定不变的一个数字。

同时还要计算一般市场风险。一般市场风险有两种计算方法,一是到期日法计算,二是久期法计算。不论哪种算法都是由两部分相加,一个是垂直资本要求,主要是弥补应为同一个时区空头和多头抵消但实际上仍然隐藏着基差风险(basis risk),所以仍然要求计提一定风险资本,到期日法为10%,久期法为5%。一般而言国内债券空头很少,这个国内基本可以忽略,永续债只有多头情况下只需要考虑横向资本要求,横向资本要求如下:

按照到期日法,年息票率大于等于3%,期限大于20年,属于时段13,风险权重为6%,与特定风险权重合计为7.6%,再乘以1250%,等于95%,很显然要比在银行账户中低很多。

按照久期法:假定票面利率4.5%,对价格敏感性略大于20,横向资本要求略大于接近于12%,加上1.6%特定市场风险资本,共计13.6%。如果翻译为等同的信用风险权重大约是170%左右,仍然大幅度低于银行账户250%信用风险权重的监管要求。相对于到期日法,久期法更敏感一些,所以6家大行用模型法计算市场风险一定更接近于久期法的数据。

永续债久期可能比较长,从而导致对利率波动敏感性较高,从而不论是模型法还是剩余期限法还是久期法,比一般5-6年金融债的市场风险资本消耗高一些,但肯定远低于权重法下银行账户250%风险权重对应的资本消耗。

当然,从账户划分标准上看,交易账户要求也非常严格,并不是所有资产都能划分到交易账户,尤其是对流动性差,很难逐日盯市的资产。但现实操作看仍然很多银行对债券类资产端划分有很大的灵活性。

3、如果银行是用高级法

那么不论银行账户还是交易账户都不需要按照250%计提风险资本,而是根据行内的内评法或模型法计算永续债的风险,一般而言对于高评级的银行永续债比如中行,内评法或模型法下最终对风险加权资产的计算一定低于权重法下的250%。

(四)银行表外理财资金投资能否投资银行永续债?

这里核心是看资管新规的要求,如果把永续债堪称权益类投资必须要用封闭式理财,而且要期限匹配。但是永续债不能有明显赎回安排,也不会有投资人的回售安排,所以无法作到期限匹配。

如果是把永续债看作债券投资,因为永续债属于标准化债权,所以不需要期限匹配,任何理财产品都可以投资,不论是开放式还是短期险的封闭式。只是在估值的处理上难度稍微大一点。

永续债做银行的一级资本工具,但和资管新规界定的权益类资产仍然有很大区别,从《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附件1 的定义看,完全认同部分债权类工具作为一级资本工具。将永续债和优先股进行对比,股债的分析来看,笔者倾向于永续债为债权工具(尽管当前发行说明书仍然没有看到,但从银行间市场的定位看,也不可能容许银行间市场宫开发行权益类工具)。

总体上这个话题非常有争议,但笔者认为表外理财在符合资管新规估值要求下投资永续债没有障碍。


学习这事,还是需要有人逼迫

认真的知识学习其实需要超强的耐力和纪律,我们希望通过组建一个学习群,把讲师拉入群,把爱学习的人聚集一起,通过高额奖学金激励等方式能够建立一个强约束的学习纪律。希望更多互动和相互督促。过年也不放过学习机会!

打卡返现金的课程为法询金融学院经典全体系课程——中国金融业务全体系,课程分为基础、进阶两个阶段。挑战方式为:每天学习30分钟,连续30天,挑战打卡成功即可返还80%学费。帮助你在新年的假期,继续充电,合理安排时间,有效学习!具体规则详见以下介绍。如需咨询,可扫描二维码添加课程助手微信。

扫二维码,添加助手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