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格言

城市之歌(一)

时间:2019-06-11 来源:度看湖北



这个系列是一些关于在香港的生活的短诗,更新不稳定。



城市之歌:立冬的鸽子


立冬之后

楼下野生的鸽子

更常见了


也许是北边飞来的

但我更愿意相信


立冬的鸽子

是一群幽灵

对冬天之河的戏仿



2018.10.16       




城市之歌:制造蝴蝶


清晨到傍晚

无非是将城市倒悬

将人埋入露珠


在其中

甚至未曾

觉得像一团琥珀


直到后悔地

重又踱回

那个车站旁,幻觉到

虫子如瀑布的一生

也不敢相信


一口咬开

那只冰凉的梨

足以把列车

落日下的颜色

通通驱散


剩余的声音

就是一只湿透的

蝴蝶



2018.09.17       

初稿       

2018.11.05       

终稿       




城市之歌:城门河水怪


从来没有听说过

城门河里也会有

水怪,大概过几天

它就要

准备冬眠

也许终不得见


但某个夜半的时刻

竟听见外面

风声萧索


从那以后

即便是小径

开始冷了

每日里,我总是

挤出一点时间


到河边的石凳上

一个人

坐着


我把这种行为

叫做看守


但其实,就是

和那只水怪一起

坐牢



2018.11.06       

初稿       

2018.11.08       




城市之歌:幽灵船


在醒着的时候

人总是镜子般健忘


我甚至很少记起昨晚

冬天像一艘幽灵船

晃晃荡荡地穿过

少梦的睡眠


也许我中途真有那么

一时半会,恍惚地醒着

如永远迷路的旅人

停下来,听林荫

睡时的呼吸


外面不知是雾气还是雨

拥抱着大楼的黑暗

窗玻璃因湿润而模糊


冷清的白色灯光

映在积水上

随着风来,隐约地闪动

正如此刻我往窗外

看见的一样



2018.12.23       

冬至翌日,雨       




城市之歌:风廊


风也许是比光线更

危险的摄影技术


路过某个

轨道上的长廊时

总要因此

隐隐心悸


也许风在那些

平整的水泥墙面上

留下了所有路人的

横截面


就像一枝箭

一定要留下伤口


于是这么多年来

这条走廊

无人时

也总那么阴凉


偶尔有人走过

其余众人

就要丢失无数的

影子



2018.11.08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