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格言

2018破产企业数量激增4倍,为何放手不管?

时间:2019-04-15 来源:度看湖北

2017年10月,马云在预测2018年时说,我们将迎来30年来最恐怖的失业潮和倒闭潮。

一语成谶。

2018年,55岁的上虞人周建灿爬上当地一家五星级大酒店,纵身一跃,留下了一间濒临破产的上市公司,以及98.99亿元的债务;浙江系上市公司的盾安集团被爆出450亿元的债务危机……

今天7月31日这一天,就有四家企业宣布倒闭:北京邻家便利店168家门店全部关停;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发表公开信,宣布公司面临危机,随时可能倒闭;北京尚品国际旅行社宣布倒闭,拖欠员工薪水数百万元;深圳容一电动宣布倒闭清算,总欠款8225万元,遭供应商堵门讨债。

而对上市公司而言,情况也不美妙。今年以来,因股权质押等原因,已经有新筑股份、华塑控股、金一文化等18家A股上市公司被国资控股,一大波上市公司控股权转手还在路上。

上海清算所发布通知称,12月17日是永泰能源“17永泰能源CP007”构成实质违约。截止当前永泰能源共有11只债券违约,总违约余额为146.9亿元;7只债券触发交叉保护条款,余额45.3亿元。

2018破产企业数量激增4倍,为何放手不管?


中国华阳集团共有5只债券违约,违约债券余额为48亿元;2只债券已触发交叉保护条款,余额20亿元。

2018破产企业数量激增4倍,为何放手不管?


2018年已有113只信用债实质性违约,资金规模高达1129.93亿元,而2017年这一数字仅为337.49亿元,2018年为2017年的近四倍,创下历史新高。

在这113只违约信用债中,企业首次违约的有42只,这一数字甚至超过去年违约债总和。

其中,12月违约企业中首次违约的有洛娃集团、龙跃集团和宏图高科;违约的债券分别为“17洛娃科技CP001”、“17龙跃E1”和“17龙跃E2”以及“18宏图高科SCP002”。

2018破产企业数量激增4倍,为何放手不管?


2018年中国债务违约数量是上年的4倍。各个公司无力偿还价值1085亿元(约合150亿美元)的债券。仅在11月,法院就审理了有时一年都累积不了如此多的破产案件。那么今年这波破产潮与什么因素有关呢?

大部分公司债违约现象都发生在所谓的"僵尸企业"身上。"僵尸企业"指的是亏损企业,其中一部分是国有企业。zf早在去年年初就实施了打击亏损企业的斗争,以便在2020年前把问题贷款从各个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剥离出去。最高法院长周强在2017年3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上表示,需要完善国家法院系统的破产程序,以确保减少问题贷款的专项指标。当时他们让各公司明白:国家不再为他们人为托底。

为了战胜2008年金融危机的后果,中国zf决定向国家经济注资4万亿元(约合5850亿美元),这在当时占国民经济生产总值的12.5%。大部分资金都以贷款的形式通过银行系统流向各个公司。既然资金是国家给的,那么国家也规定了金融优先方向。贷款主要发放给了大规模开展基础设施项目的各个公司。遴选标准很简单:基础设施项目所创造的就业岗位越多越好。在危机时期,这确实很重要,当时最后考虑的才是盈利性。

结果,重工业、光伏产业的生产能力严重过剩,但各个公司之所以没有破产,是因为他们创造了就业岗位。地方政府说服银行对贷款进行再融资。出现了巨大的"影子银行"部门,也就是那些向国有银行拒绝放贷的公司提供高息贷款的非银行机构。在2017年前,"影子银行"向中国国有公司和私有公司发放了10万亿美元的贷款,而国有公司和私有公司的债务总额统共是34万亿美元。最终,各个银行为给资产负债表减压,有时会对债务实行"安全化"(securitization)处理,把其当作投资产品打包出售。

所有这一切操作都对国家金融系统制造了风险。当局明白这一点:打击系统性风险被列为优先方向。因此,作出了使不良债务重返银行资产负债表,并允许亏损公司破产的决定,以避免未偿贷款像滚雪球般进一步累积。这就可以用来解释公司债务违约数量为何急剧攀升的原因。

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认为良的外部经济环境也起到了作用。

他说:"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使得部分企业的出口关税在上涨,甚至是对一些企业的供应链造成了影响。美国加息导致国际资金流动性紧张,很多企业在国际上有一些借贷的利率也会升高,对企业的流动性也会造成影响。总体而言,这是一个全球经济出现不确定性的缩影,并不仅仅是中国国内的问题,这些企业现在必须要加大力度改变自己的经营模式,加快步伐转型升级,摆脱困境。"

从一方面来说,对贷方来说,大型违约潮当然不好。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有助于使金融系统保持健康,使信贷产品和放贷决定更加市场化。

他说:"金融机构可以把这些钱投入到更多的有发展前途的企业中去,避免僵尸企业消耗过多的金融资源。这些企业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会把整个金融环境的利率情况扭曲。因为这些企业不能产出更多的效益,只能不停地借钱,导致金融环境的货币政策传导发生一些变化,不利于正常的企业借贷。"

因此,在上述情况下,破产潮虽然是病态的,但仍然是一个必要的进化过程。进一步向着市场化的方向推进有助于经济主体对自有资本的责任感。但这得不偿失。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消灭僵尸企业将每年为中国带来1.2%的国内生产总值额外增长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