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格言

孟令占 || 精品小说《父亲》

时间:2019-05-12 来源:度看湖北

第149期

父 亲


文 / 孟令占      编辑 / 魏强

                       



一、父亲走了


父亲去世四十多年了,他离世那年我才九岁。


记得那年冬天,母亲接到口信:父亲住进了解放军红卫医院,他患的病是肝癌。母亲当时哭得两眼红红的。第二天就坐车来到位于今天县城西门外科教局一带的解放军红卫医院。这所医院是当时修京原铁路临时在我县进驻的部队医院。后来得知实情,父亲肚子里长了两个恶性肿瘤,一个三斤重,一个四斤大,所以他的肚子涨得像个孕妇一样。不久因医治无效,父亲留下我们一家孩大娃小,孤儿寡母,离我们而去了。


父亲开追悼会那天,县商业局的领导、职工,还有城里部分本家和父亲生前的亲朋好友都来参加了。会场肃穆庄重,人们心情沉重,静静地在听一位戴眼镜的中年人念悼词。当时的我年幼无知,母亲拉着我的手在一边掉眼泪。我不解地望着人们悲伤的面孔,看见有的人听着听着就掉下眼泪来。父亲只是商业局一个做饭的普通大师傅,怎么他死后竟然得到如此多人的爱戴!我迷惑不解地靠在母亲身上。


父亲的灵柩用卡车拉回村后,村里和父亲最要好的孟二来竟违禁(文革时期不让鼓吹班子吹奏)组织了几个班的人在父亲的灵前吹了半天。来烧送行纸的人也都沉着脸流着热泪,直到父亲被本家八个年轻后生抬走,还有络绎不绝的人赶过来……幼小的我怎么也闹不明白,父亲的死竟然牵动了这么多人的心?


父亲死后第二年,大哥快二十五岁了,到了该结婚的年龄,经常有人给他提亲,可因为没有新房,都一个接一个吹了。后来母亲一狠心——盖房!做出这个决定后,巧的是那一年在我们村蹲点的是县商业局行政科的张问行科长,在局里和父亲生前很要好,母亲找到他把这个困难和张科长一说,他就很热心地欢欢儿和当时的大队支部书记把这个情况反映了。第二年,建房的土地审批表很快批下来,我们家也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二分宅基地。那个时候村民盖房极其简单,建房用的材料只要有石头块、黄土和木料就行了。


其中垒墙用的石头最重要,充当着现今红砖块的角色。那时人们建房用的石头都是社员利用工余从河滩里捡来的,还得用篓子一篓一篓地往回背。记得母亲一声令下准备盖房,全村几乎所有的青壮劳力利用早晚时间用背篓给我家背石头。那个场面很感人,母亲含着热泪给劳动的人们送水,我也在一旁帮着端水。几天功夫,三间房的石头就背够了。我不解地问母亲:“咋有这么多人给咱家背石头?”母亲红着眼对我说:“这都是你父亲生前的善行感动的!”我不知道什么是善行,只知道我们家里的柴不够烧了,有人会悄悄地给背一捆山上的毛柴,家里缺粮了,乡亲们给端来饭菜……村人的种种行为一直困扰着我幼小的心灵,直到长大,我才明白,这些人都是有恩于父亲才这么干的。


       

二、误入歧途


父亲七岁就死了父母,他是个孤儿。后来村里的大地主孟祥国收留了他,让他在其大院里的伙房帮厨,因他那时太幼小,洗锅时要登上小板凳。父亲那年月真是穷的上无一片瓦,下无地一垄。晚上睡觉竟然连卷被子也没有。随便在身下铺一块麻袋片,身上再盖一块就凑合一夜。后来孟祥国用白洋布给他缝了一卷小行李,父亲竟一整夜一整夜睡不着觉,当孟祥国问及原因时,他说白洋布太绵软了,盖在身上热乎乎的,烧灼得睡不着。孟祥国听说后哈哈大笑:“好你个野小子,想不了福的小东西!”


父亲长大后,孟祥国看父亲长得精干,干活办事也很得体,就派他到腰站当管事兼做饭。那个时候,孟祥国在腰站买了好几沟土地,每年有很多长工和短工在那里种地。父亲当时住的那家房东姓李,这家人对父亲很友好。后来李家的老大李文正和父亲年龄相仿,两个人又对脾气,就结拜为“干兄弟”。李文正是区抗日游击组组长,经常随游击组活动,有时好多天也不回家,有时回家也是急着回又急着走了。有一年李文正竟没远走,经常带上饭在附近的村子里打游击,父亲看到他们生活非常艰苦,几天也吃不上一顿热饭。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于是他就用蒸馍用的蒸布兜上“玉米面窝窝头”或“米饭”等往山上送。李文正经常对父亲说“如果没有干哥来送饭,我们游击组的人说不定早饿死在山上了。”


1949年春天,解放战争接近尾声,可盘踞在大同城我村的顽固派——阎锡山的八大高干之一的孟祥祉却拒不投降。解放军为了不让大同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毁于战火,想用和平方式解放这座城市。解放军的代表于是就让孟祥祉家乡的人或亲戚朋友来说服他。父亲是和孟祥祉光屁股长大的,所以他成了说服孟祥祉的最佳人选。父亲到大同城后,孟祥祉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但他一心不事二主,其顽固程度竟和他的主子阎锡山一样,一心想和人民顽抗到底。父亲说服不了,就留下来在他身边,软磨硬泡着也不顶事。有一天孟祥祉的军火库突然着了火,损失很大。孟祥祉的顽固资本就是这座军火库,现在被一把大火烧了个精光,气得暴跳如雷。后来他的手下怀疑是父亲所为,其实就是父亲干的。父亲看说服孟祥祉归降没有个结果,就断了他的后路,一把火把孟祥祉的军火库给点着了。那大火烧了一天一夜,把孟祥祉的反动资本全烧掉了。那个手下一气之下关了父亲的禁闭,并让他坐上“囚车木笼”。父亲在狱中又哭又闹,几天不吃也不喝,这样过了几天,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才把父亲放了出来。


父亲走时,孟祥祉还给拿了些银元和衣物。回到家后,父亲用这些钱娶了母亲。据母亲讲,父亲那时几乎花光了所有银元才把母亲娶回了家。父亲那时已38岁,母亲只有16岁。他们刚结过婚,全国就解放了。但那时父母亲的日子过得很穷困,他们只住了两间破旧的土房子。家里除了一口锅外,地下靠山墙的角上还有一块长条石,上面摆了两个碗,这就是父母亲的全部家当了。他们的日子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不到几年大哥出世了。家里依旧过得灰锅冷灶,没有一丝生气。生活拮据,父亲染下了许多坏毛病,以致到解放也没有多大改变。一到农闲,父亲就和几个好赌的人玩麻将,推牌九。有时还悄悄不知从哪来弄来几口“洋烟”抽抽。他倒舒坦了,母亲跟着他可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有一年秋天,刨山药的时候,父亲老往回家背小溜溜蛋山药,这个现象引起了母亲的注意:“咋咱们地里尽刨小山药?大的呢?”“咱这劳力,哪有大山药?功没功,粪没粪,能有小溜溜蛋山药吃就不错了!”后来母亲从一个赌友那里才知道,父亲早把大山药卖了,玩了麻将了……


三、贵人帮助


直到父亲的干弟弟李文正当上了县商业局局长,我们家的拮据生活才有了转变。


在腰站打游击的李文正,全国解放后,他没有随部队南下,而是留在了灵丘县,并当上了县商业局的第二任局长,等他安顿下来,就四处打听父亲的消息。当知道父亲在家里还不务正业,家庭一贫如洗时,李文正的眼圈顿时湿了,他的脑子里满是抗战时期父亲给他们送饭时的情景……


不久,李文正就安排父亲到商业局当了做饭的大师傅。从此父亲的坏毛病也改掉了不少,但依然对人还是那么热情。自打父亲在县城有了差事干以后,村里的老少爷们儿如赶集似的来找父亲,父亲都竭尽所能地接待。本家兄弟、街坊邻居,还有好亲厚友,甚至连昔日的赌友烟友也是一样接待。其实那时父亲的接待无非见面让喝点热水,再就是吃点剩饭,晚上有个休息的地方罢了。如遇老酒友,晚上变戏法似的端上一碗热菜或几个窝窝头,甚至还会变出一瓶高浓度的老白干烈酒。但那年头能有这样的待遇,绝不亚于现在的五星级宾馆的享受了。


有一次,村里的老支书李老八下城开会,一散会,父亲早在县城的小礼堂门口等他。一见面,父亲假装恼惺惺地说:“老东西,谁叫你在村里欺负我的家人?我现在就和你算账!”李老八知道父亲是在卖关子,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就被父亲拽到了商业局,算账的结果是二人又喝了个天昏地暗肚迎天……


商业局的同事经常和父亲开玩笑说:“老孟真他娘的大气,咱商业局成了他家的旅店了!”父亲回敬他们一句:“我死了就没有人来了,我活着总有人要来!”说得那些同事也不好意思再说了。父亲做饭的手艺当时在灵丘县城是没人能比的。他最拿手的厨艺是煮肉,据说无论煮什么肉,经他煮出的肉软、酥、香。其实这个绝活儿没别的,就是在煮肉的时候放几味中药,放中药要和煮肉的斤数和汤成比例。其中一味中药还不能明说,否则吃肉的人可能会恶心。这绝活儿还是在孟祥国的大院里帮厨时跟一位大师傅学的。父亲做熟的菜总要亲口尝一尝,这其实也是当厨子的口边活儿。有一位爱开玩笑的科长领导说:“叫老孟把菜尝就尝没了!”父亲开玩笑,也就在那一天的菜里没放盐。那顿饭人们吃得寡淡无味。事后那位领导又找到父亲说:“老孟见外了,还尝吧,我和你逗着玩呢!”父亲也幽默地说:“咱没那个本事,不尝,谁能知道菜的咸淡。”


四、一生无憾


父亲终因生活的艰辛和劳苦,再加上无节制地饮酒,最终患上了肝癌,永远离开了我们。每当村里上了年岁的人和我谈论起父亲的往事,脸上总是挂着难以言表的敬慕和怀念。


父亲这一生既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也没有做过损人利己的坏事儿。但是,他的这一生活得无愧于自己,也无愧于别人。





作者简介

     

孟令占,现年57岁,山西大同市灵丘县上寨镇下寨南村人,一级教师。爱好读书,并酷爱文学和书法,其作品散见于三晋《学习报·教育周刊》《平型关文艺》等省县报刊,2014年被《学习报·教育周刊》聘为该刊特约记者,2017年教师节又荣获该刊“十佳教师作者”荣誉称号。




《绝对文学》征稿函


1、本平台刊发小说、诗歌、散文、纪实文学等。来稿必须是电子版,投《绝对文学》专用邮箱:631460621@qq.com。并注明作者姓名、微信号等联系方式,附作者简介、近期生活照。2、平台每周推送不少于三期。作者所投稿件必须是原创作品,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平台发表过(纸刊发表不受影响)。严禁抄袭和一稿多投,所有来稿文责自负,本平台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文中部分插图来自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删除。3、文章稿酬即读者赞赏,无赞赏无稿酬。赞赏百分之八十以微信红包形式发给作者,5元(含5元)以下赞赏不予发放。用于维护平台日常运转。4、文章刊发七日后发放赞赏,之后的赞赏不再发放。请有投稿意向的作者主动添加主编微信:13966506591


特别说明


1、选稿原则:本文学平台不讲关系,唯质取稿。2、因人手有限,平台概不退稿,请作者自留底稿。投稿15天内未刊发,稿件可另行处理。3、凡投稿作者或接受约稿作者,即视为自愿接受上述条件。《绝对文学》期待你赏赐佳作。  

            

绝对文学公众平台


名誉顾问:老杨头

文学顾问:安森林(亳州晚报副刊编辑)

                张   珍(亳州新报副刊编辑)

顾   问:杨志国    任  伟

主   编:魏   强

副主编:韩玉清

主编微信:13966506591

投稿邮箱:631460621@qq.com

    

精彩文章  推荐阅读


洋葱头 || 小说《扫黑除恶》

徐士新 || 精彩故事《跳大神》

杜海荣 || 小说《我要回家》

任伟 || 荒诞小说《吴老二后传》




“阅读原文”欣赏《绝对文学》往期作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