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查询

“弄潮儿”的游戏人生

时间:2019-08-14 来源:喜和香港



 “弄潮儿”的游戏人生

有故事、有内涵、有闪光点的人生,才叫人生;本文主人公的人生有故事、也有内涵、更有闪光点。

                                  ----题记

        在一个寒冬但有暖阳的早晨,我刚上完课,族人明贵兄长自遵义来深溪坪桥杨粲墓游览土司文化旧迹,同行的还有两位长者:一位是原遵义师范学院物理系的唐教授;另一位是原习水县教育局局长的戈拱嗣。

       我身为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杨粲墓比较了解,自然成了向导,全程讲解陪同。我们转过龙捱头青龙嘴杨粲墓映入眼前,青砖黛瓦,红墙庭院,矗立在皇坟嘴山堡上,漫步风雨桥,清清的湘江河水,哗哗地流着,像玉带一样把杨粲墓环绕。整个行程十分愉快,觅山水赏古迹,走走停停,谈笑风生!



       我和明贵兄长,虽为同乡,可交流却始于网络,神交多年,今天方初次见面。唐教授风趣健谈,戈拱嗣先生豁达睿智,明贵兄长怡淡雅致。午间时分,在坪桥农庄小酌,开怀畅谈。虽为初识,却似久别。其间,年届七十四岁高龄的戈拱嗣老先生和我同为教书人,感同身受,同为学校管理者的传奇经历引起我的浓厚兴趣。后几经与明贵兄畅谈,对戈老先生的印象逐渐清晰,于是感念在怀,提笔录下,故作此文。



        戈先生的人生舞台是从习水县一间偏僻的乡村小学铺开的,角色是以民师身份楔入的。他不是科班出身,是后来人们界定为老三届的高中生。家庭与时代的原因,使他错失上大学的机会。或许是人生的错位和命运的安排,他当上一名民师。民师严格意义上讲还不完全是教师,教师需要加冕才行。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初期,命运的小舟一开始就把他搁浅在一个叫天鹅池的地方。

        天鹅池,一个富有诗意的地方,风景的确很美,但于他却有些凄凉。即便如此,他也把它看作是上苍对他的格外眷顾。他或许有些彷徨,面对两岸高山和一泓清澈湖水,不知道接下来命运对他有怎样的安排?人生的一切也似乎并非诗人描绘和赞美的那样甜蜜。之后的大部分人生时光,他就裹挟在教师这个行当里流转,沉浮。从一个荒僻乡村小学的民师,到乡镇中学和县城高级中学进入编制的老师;从乡镇中学的教导主任到县师范学校的教导主任;从乡镇中学的校长到县城中学的校长;从教育局局长到县广播电视局局长、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他在不断地转变角色。对他来说,或许这是一个化蛹成蝶,浴火重生的过程。他一次次成功地完成了每一个角色的转变,其间所付出的辛劳、汗水、热血,可谓辛甜交迸,甘苦自知。从教数十载,可谓高足辈出,桃李芬芳。在学生眼里,他既是慈祥的兄长,更是严厉的老师,还是随意的朋友。他是学生知识上的导师,也是学生人生途程上的引路人,更是学生灵魂道德的塑造者。

        如今,他的学生有的也年逾花甲,对他仍感情深厚,仍恭敬有加,足以叫他忘却做老师辛苦。几十年来,他把一生中最美好,最难得的生命时光,如春蚕吐丝一般付与了习水这块土地的教育事业,足以令人感叹、钦佩、羡慕。


      

      本世纪初,他尚在县委宣传部领导任上,眼看接近退休,然后颐养天年。但此时县委领导却劝说邀请他到树人民营学校担任校长和董事长。都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面对县委领导的劝说邀请,他有过犹豫。可乡梓之心,乡梓之情在他即将卸任之时,又像火焰般重新燃烧起来。他深怀对习水这块养育之地的感恩之心,深怀对教育事业一种割舍不断的情结,虽然再三犹豫,可最终还是接受了邀请,毅然来到树人学校,挑起校长和董事长重任。从2000年年底到今年年尾,一干就是十八载,直到七十四岁高龄,仍在董事长任上。十八载呕心沥血,十八载宵衣旰食,他像一名舵手,驾驭着树人这艘航船在波涛中前行,把生命的最后余热尽情挥洒在这块土地。

       假若一个人真有前世今生,那么他的今生就注定了与习水这块土地有着割舍不掉的情缘。天地浩翰,人世茫茫,他何故就来到了习水?冥冥中仿佛天意注定。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一个秋天将尽,略有些寒意的黄昏,在习水县东南一个叫官店的偏僻乡场上,就多了一个孤苦伶仃的少年。一个十三岁的少年,是怎样爬山涉水,从四川合江孤身一人流落异乡,来到这个偏僻乡场上?许多年后,他谈起这段经历,眼里就饱含泪水,但不哀怨,只有怆然。



      此后的岁月,戈先生在小镇上念完初中,又顺利考入县城唯一的一所中学,而后这块热情的土地接纳并养育了他。作为回报,身怀感恩,他把毕生的光和热都奉献给了养育他的这块沃土。他为这块土地的教育事业留下的是严谨的教风,勤勉的学风。他倾注的是感情,浇铸的是汗水,流淌的是热血。他为这块土地的教育事业,献出的是青春,倾注的是激情,是无私奉献,是无怨无悔,是对教育事业的一颗忠诚不渝的初心。令人感叹,敬重,仰望!

        从孤苦伶仃的少年独闯江湖,到青年时期身上衣裳口中食的稳定,到飘泊不定的壮年立命安身县城,到七十古来稀而渐入耄耋;从民办教师到公办教师,从小学教师到中学教师,从乡镇学校校长到县城中学校长,到教育局,广电局和县委宣传部......不同的岗位,不同的时期,不同的领导,虽然一路春风一路歌,但不难想象∶他在坦途中充满曲折、在曲折中充满苛坎。在这块土地上,在这片人世中,他没有树大根深的基石,也没有滕萝缠绕的裙带关系,而从一个近乎流落异乡的浪子孤儿,到坐镇一方的领导,其间的酸甜苦辣涩,恐怕不足为外人道,不足为外人言。他靠的是什么呢,靠的是个人的勤勉,务实,一步一个脚印,稳重而踏实地一路走来。又不难想象,之中他既有如履薄冰的谨言慎行,也有风云大气的萧洒豪迈,更有立德立身的自强不息。他来自基层,因此深知下属的苦衷,并感同身受。作为平民领导,他体恤民情,晓之民心,善于包容,立于团结不同政见的人,虚心听取不同意见。对不同的意见和声音,一切都听于耳,纳于胸,融于心,权衡斟酌,妥善处理。也许,他没有系统而精心地研究过道家学说,却深得道家学说的精髓,那就是:无为而治而有治,治大国如烹小鲜。作为领导,他高屋建翎,统筹全局,既有原则性,又有变通性,既谨慎驾驭又游刃有余;既宽严相济,又严守道德底线;表面上大智若遇,内心却洞若观火,他把表面的大智若愚掩饰在内心的清醒睿智之下。表面的大智若愚是为了包容、宽容;内心的睿智和清醒是叫下属知耻而止,知错为荣。在反省中自思,在反省中成熟,给人以成长的空间,给人以成熟的空间。从政数十年,他失去不少,收获却很多,那就是操守廉洁,两袖清风,做人坦坦荡荡的口碑。

      

       谈起戈先生,首先是从一个学人开始的。他一生坚持阅读,从始而终。孜孜不倦的的意志和毅力,值得侪辈后学敬仰。由于历史的原因,文革前他失去了考大学的机会。恢复高考,又由于种种原因,他再一次失去了考大学的机会。如果妄加揣测,以他的天赋和勤奋,假若上苍给了他一次机会,他的前景与命运将会使人产生无穷的想象。智者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上大学的机会失去了,而阅读的机会却掌握在自己手中。不管是经济改革开放以前那个追求理想,信念的纯洁年代,还是经济大潮中人们思想迷乱,步子走远的今天,他依旧坚持阅读,思考,沉淀。就读书而言,他不是某一方面的专家。他读书面广∶文学,哲学,历史,经济,史传,甚至稗史,野史,他都广泛涉猎,开卷有益,触类旁通,又加丰富阅历,知行合一,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使他成为杂家。他的学识并不在于精于某一个领域,甚至许多领域他并没有系统地学习和研究过,但他却能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得其精髓。在工科人士面前,他是文人;在文人面前,他懂理工;他和文人谈文学,和诗人谈诗歌,和理化专业的人谈理化,和历史专业的人谈历史,并非外行。他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文人,但他的文字与思想,见诸笔端,或隽语迭出,清华俊朗;或高标逸韵,寄托遥深;或追魂取气,法老笔高......这一切的融会贯通,都归于他不倦的阅读、积累、思考、沉淀之后的升华。在人们趋于浅阅读的今天,只要有闲暇,他依旧阅读。常常一卷在手,缕缕不绝,忘食废寝。他常常告诉学生以及身边的同志、朋友:读书要深阅读,要读经典书籍。从那里面才能读出安邦定国、长治久安,国计民生,和谐稳定,立德立身的大智慧。读书养心,他的心清明高远;读书养气,他正气在胸。活到老学到老,学到老活到老,一生与书为伴,岁月不老读书人。

          作为朋友,戈先生仁德、真诚、宽厚的人格魅力和处世原则,是他人性中的最大的闪光点。在朋友圈中,他是一颗星星,他的朋友是一群星星。他是一颗耀眼的星星,他的朋友是一群群闪耀的星星。星星之所以高悬宇宙空间不陨落,靠的是相互间巨大的引力。对朋友,他的大门总是大开的,他的心扉也是敞开的。一壶茶:纳四方宾客;或清淡、或浓酽、香飘肺腑,回荡五脏。君子之交:淡如水、浓如茶、醇如酒。融于情,融于心,便是春天的桃花灿烂,便是人生最高境界。一盒烟卷打开,主与客,一缕在手,绵绵不绝,天南海北,古往今来,思接千载,心游万仞。在茶与烟中,摒弃了名与利,毀与誉,心与心的融合,便是彼此间情怀的凝聚、升华。在朋友眼中:率性、真诚、不掩饰自己,心灵不设栅栏,任人自由进入他的内心世界。



       戈先生交游甚广,故朋友众多,各行各业,均往来甚笃。在他的朋友圈中,既有政要,亦有商贾,更有鸿儒,还有布衣。丰富的阅历,曲折的人生,年深月久的哀伤并没有在他心底积淀成晦暗,而是化作一种昂扬向上,积极进取的人生,化作一种荡涤尘怀,旷古高远的境界。在他心灵底座的大理石上,永远镌刻着∶坦然平和,超然旷达。在他心灵天空的天鹅绒幕布上,永远呈现的是暖色与亮色。这种积极追求光明、健康、昂扬的人生态度,使他在朋友中像-缕阳光,温煦而灿烂---这正是他在朋友中形成众星捧月的缘故。

        他于朋友,以诚待之,以真待之,以情待之,以心待之。他把他内心最阳光的一面,即宽容、豁达、坦率、重义、仁德无私地给予。在朋友心中,他的那颗心纤尘不染,晶莹透亮。独特的人格魅力,使他在朋友中众望所归。

       摒除掉身上的种种光环,戈先生人性中的闪光点,还在于他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他亦诗、亦歌、亦牌、亦情、亦酒、亦茶。之于诗:抒情言志;之于歌:放浪形骸;之于牌:洒脱人生;之于情:举重若轻;之于酒:红尘万丈;之于茶:千秋伟业。他亦喜、亦怒、赤哀、亦乐、亦悲、亦恐、亦惊。之于喜:喜人生平淡;之于怒:怒不平之事;之于哀:哀流年似水;之于乐:乐在知足;之于悲:悲生命无常;之于恐:恐人生无为;之于惊:惊老之将至----这便是名士风度!



戈先生的人生既是他自己的一面镜子,也是相知相识者的一面镜子,更是他人生七十四载社会历史风云的缩影。

        每个人生命的过程,都是一部书。有的丰富,有的单薄,有的曲折,有的平淡。戈先生七十四载春秋岁月,自然凝集成一部书。这是一部值得阅读、值得思考、值得参照的人生之书。这是一部关于一个人生命,生活与命运成长的书。作为生命个体,这本书融入和承载了他七十四载人生的风雨春秋。作为朋友,这本书折射出了同一代人的人生心路历程。作为历史与社会,这部书见证了七十四载不同时代历史风云的变幻。那就是一个平常人置身在广阔复杂的历史与社会背景下,怎样来面对命运的安排,怎样来面对困境的挑战,怎样来面对毁与誉,荣与辱,血与火,名与利的揉搓。然后以淡泊心态,做到宠辱不惊,任云舒云卷,任花开花落。


       戈先生这部厚重的人生之书,之所以厚重,是因为:它既有小说的起伏跌宕,也有戏剧的矛盾冲突,更有散文的悠长韵味,还有诗歌的诗意充盈。这部厚重人生之书,没有精心的谋篇布局,没有刻意的剪裁取舍,一切都水到渠成。这部厚重的人生之书,忠实地记录和承载了戈拱嗣先生一生自强不息,奋斗进取的生命历程。有的篇页,借助屠格涅夫的诗句:诸君!那是历史上黑暗的一页,让我们掠过去!掠过去吧!有的篇页,又正如阿托尔斯泰所说:一个人要真正強大起来,就必须在清水里洗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在盐水里腌三次。戈先生在开清水里洗过,在碱水里煮过,在盐水里腌过,才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琢璞成玉。苦难对他来说是一笔难得的人生财富,他终身都在这笔财富里汲取营养,丰富完善人生,这绝非每一个人都能做到。戈先生的这部人生之书,既有他自己的个性,也有属于社会的共性。它是一个人独特经历的人生积累。七十四载的风起云涌,七十四载的春月秋花,化而为诗,贯穿天地宇宙;凝而为歌,足以荡气回肠。

   红尘万丈伟丈夫,正是戈拱嗣先生的真实写照。

小档案:

   张光祥,笔名雪缘,小名祥二,1963年9月出生,贵州遵义人,中共党员,在读大专学历。任过教导主任,校长,现任坪桥小学党支部书记。深溪镇诗词楹联协会副会长,红花岗区诗词楹联协会会员,播州区作家协会会员,遵义市诗词楹联协会会员,西南当代作家协会会员,西南当代作家微刊副秘书长,有现代诗、散文、论文、微小说,写实,随想散见于深溪镇诗词楹联协会会刊《溪风》、《黔城眼》、《天鸟传播》、《西南当代作家》、《新长城文学网》、《中国诗歌网》、《希望》、《教育文艺》、《家乡》杂志。 

本期编辑:雪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