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IY

关心一下解决5万亿欠债问题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

时间:2019-11-14 来源:喜和香港

      交通运输部于2018年12月《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改征求意见,这次终于将《公路法》修改与《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的修改统筹起来,体现了依法修法的进步。

    不过,上一轮修法征求意见时,全国收费公路收支缺口3.85万亿元(2014年),本轮修法征求意见时,收费公路的收支缺口进一步扩大为5.28万亿元(2017年),收费公路的欠债还越来越大,国人平均每人欠4000元人民币左右。因此,希望大家都来关心本次《公路法》与《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的修订。

      以下是本人关于2018年12月20日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的修改建议,请大家批评指正:

     建议一:在总则部分增加一条,明确规定国家建立收费公路发展基金制度,将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第四十条相关内容整合入本条,同时删除该第四十条,修改为“国家建立收费公路发展基金制度。政府收费公路的通行费收入、广告经营收入和服务设施经营收入、转让收费公路权益收入以及经营性公路政府分成收入,严格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按国库集中收缴管理有关规定缴入国库,纳入收费公路发展基金预算管理,主要用于收费公路政府债务偿还、养护费用支出、运营管理支出以及政府收费公路发展支出。收费公路发展基金管理办法由财政部会同交通运输部及相关部门制定。”

      理由:《预算法》第9条明确规定:“政府性基金预算是对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在一定期限内向特定对象征收、收取或者以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专项用于特定公共事业发展的收支预算。”本次条例修订,系根据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和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新要求,将旧有项目法人制的收费公路制度转变为发展基金管理制的政府收费公路,而根据上述预算法规定,发展基金需有法律、行政法规的明确依据,因此有必要在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法中明确规定国家建立收费公路发展基金制度。

 

     建议二:第六条第二款“收费公路的车辆通行费收入无法满足债务利息和养护管理支出需求的省份不得新建收费公路。”建议修改为“新建收费公路应符合地方政府债务规模,车辆通行费收入无法满足债务利息和养护管理支出需求的省份不得新建收费公路。”

     理由:2015年正式施行的新《预算法》和2014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明确规定,对地方政府债务实行规模控制。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实行限额管理,地方政府举债不得突破批准的限额。地方政府一般债务和专项债务规模纳入限额管理,由国务院确定并报全国人大或其常委会批准,分地区限额由财政部在全国人大或其常委会批准的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内根据各地区债务风险、财力状况等因素测算并报国务院批准。因此,新建收费公路特别是政府收费公路依修正案由政府举债建设,因此,其建设不仅要接受本省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收入能否满足债务利息与养护管理支出需要,也要依预算法对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要求,接受地方政府举债规模的限额管理,接受相关批准程序约束。


      建议三:第八条中的“政府通过举债方式建设或者依法收回收费权的公路(以下统称政府收费公路)”建议调整为“政府通过举债方式建设或者依法收回收费权的公路(以下统称行政收费公路)”

      理由: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的政府收费公路的收费,在法律上属于行政性事业性收费,因此,将“政府收费公路”调整为“行政收费公路”更为准确。


      建议四:第十五条第(一)项“债务规模”建议修改为“建设投入”,调整为“政府收费公路的收费标准,应当根据建设投入、利率水平、养护运营管理成本、当地物价水平、偿债期限以及交通流量等因素综合计算确定;”

      理由:由政府收费公路已调整为各级政府财政投入及举债建设,因此一级政府债务规模是确定收费公路总量规模、是否新建收费公路的重要依据,而非确定政府收费公路的收费标准依据。确定政府收费公路的收费标准,以该收费公路项目建设投入为主,因此将具体收费公路项目的建设投入作为确定该项目收费标准主要依据更为准确。


     建议五:第二十八条第二款中“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执行抢险救灾任务的车辆”建议修改为“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认定执行抢险救灾任务的车辆”。

    理由:批准是一种有权主体事前行政程序,而执行抢险救灾任务的车辆也有需要有权主体事后确认的情形,如2018年9月于湖南高速公路上发生的洛阳神鹰救援队持县级市抢险救灾指挥部认定的抢险车辆是否免费的争议,就需要一种有权主体的事后认定程序。